特朗普11月20日重新将朝鲜指定为,美国重新将朝鲜推上严厉遏制的敌对名单

图片 1

朝鲜观察  11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重新将朝鲜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简称:支恐国家)名单。美国政府在小布什执政晚期的2008年10月将朝鲜从该名单中除名,此次时隔约9年重新列入,并将公布对朝鲜的追加制裁。中国特使与朝鲜的磋商被认为低调结束,因此美国再次明确了继续“最大限度施加压力”的态度。朝鲜势必会抗议,还可能会做出挑衅行为。 中国访朝特使宋涛结束访问回国时挥手致意(11月20日,朝鲜平壤机场,Kyodo)   11月20日,中国向朝鲜派遣的特使结束了为期4天的访问后回国。似乎并未实现备受期待的与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的会谈,两国间的分歧未能消除。美国可能根据中朝磋商的结果判断朝鲜的态度不会改变,因此决定重新将其列入支恐名单。   朝鲜一直将被指定为支恐国家视为美国“敌视政策”的象征。小布什政府将朝鲜从支恐名单中除名是作为对朝鲜当时去核化谈判进展的交换。朝鲜在9月中旬以后一直没有再实施挑衅行为,随着此次被重新指定为支恐国家,重新发射弹道导弹等的可能性升高。   特朗普11月20日重新将朝鲜指定为“支恐国家”的背景是中国与朝鲜未能弥合立场分歧的中朝磋商。此次宣布重新指定的时间是中国特使刚刚从朝鲜回国之后。美国根据中朝磋商的结果判断,执着于核导开发的朝鲜无望大幅改变态度,因此做出了最终决定。美国将公布追加制裁措施,进一步向朝鲜施加压力。   在特朗普于11月3~14日出访亚洲期间,美国政府的一名高官曾表示:“特朗普将在访问结束前决定是否重新指定”。中国宣布11月17~20日派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作为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特使访问朝鲜是在11月15日中午前后。当时特朗普刚刚回国几个小时。   特朗普在半天后发表的出访总结声明中未提及关于重新将朝鲜指定为支恐国家一事。顾及到重视与朝鲜对话的中国的面子,特朗普表现出了观望特使动向的态度。但以往派去的特使都能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会谈,而此次似乎未能实现,让人感觉中朝因核导问题产生隔阂。最终促使特朗普政府做出了决定。   奥巴马前政府也讨论过重新将朝鲜指定为支恐国家。分别是在2010年3月发生韩国巡逻舰沉没事件和2014年底朝鲜对索尼的美国电影子公司发动网络攻击时,但因都不符合“反复支持国际恐怖主义行为”的条件而没有实行。   美国政府内部也有意见认为,朝鲜已经2个月未进行挑衅,最好不要刺激朝鲜。但特朗普仍然做出这一决定,目的不单单是再次向国内外显示主导建立朝鲜包围网的决心。美国在中国向朝鲜派遣特使时顾及了中国的面子,此举也是敦促中国认真执行涉朝政策的一个信号。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华盛顿
永泽毅

11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内阁会议上宣布将朝鲜重新列入美国的“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并进一步加大对朝施压力度。新华社/美联

11月22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国再次将其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声称这是继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发表“灭绝”朝鲜相关言论后的再次严重挑衅和粗暴侵害,旨在动用一切手段和方法遏制朝鲜的思想和制度。朝中社援引外务省发言人警告说,美国这一做法将促使“极端愤怒的朝鲜军队和人民更加紧握核宝剑”。

20日,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由于朝鲜持续开发核武器和弹道导弹,决定再次将其列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并附加了一系列新制裁。这是自小布什政府2008年解除这一紧箍咒后,美国重新将朝鲜推上严厉遏制的敌对名单。舆论普遍担心,这种火上浇油的做法不仅将消解中国最近特使外交所做的劝和努力,还会刺激朝鲜采取反制措施,进而打破几个月来暂停核爆及导弹试验的降温举动,推动朝核危机再次呈现螺旋上升态势。

故伎重演,预示美国已穷尽非战策略

“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是当代美国的大棒外交创制,始于1979年12月,名义上是应对日益活跃的恐怖主义袭击,由美国国务院根据国家年度反恐报告确定名单。对于上榜国家,美国政府援引《与敌国贸易法》,对其实施四大类制裁,包括全面限制军民两用商品出口,剥夺其进口关税减免待遇,严格控制对其经济援助,阻止其利用国际金融机构获得资金和贷款,其外交人员也被剥夺豁免权。不同时期的美国政府都曾对相关政策有所调整,掌握尺度也宽严不一。特朗普执政后,增加了对黑名单国家公民入境的特别审查。

第一批被美国列入“支恐”名单的国家分别为利比亚、伊拉克、南也门和叙利亚。1982年后古巴、伊朗、朝鲜和苏丹又分别被列入该名单。是否脱离名单,取决于目标国家与美国关系的变化,以及美国对其与恐怖主义关联的事实判断。朝鲜和古巴则是长期被美国定义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朝鲜曾于2008年被从名单上解除,古巴则于2015年5月获得摘帽,进而为美古恢复外交关系奠定基础。“支恐”身份就像一个强大而沉重的枷锁,一旦加身将承受美国及其盟友的长期全面打压,进而迫使很多不符合美国标准的政权陆续采取直接或间接的努力调整内政外交,破解美国编织的国际封锁铰链。但是,对于古巴、伊朗和朝鲜等实力较为强劲且有大国做后盾的国家而言,美国的这个外交工具效果有限,因此,特朗普故伎重演是历史健忘症的表现,而且不利于缓解当下的朝核危机。

特朗普在宣布重启“支恐”制裁机制时声称,“朝鲜除了用核破坏对世界进行威胁外,还不断支持国际恐怖主义行为,包括在国外进行谋杀。”前者显然暗指朝鲜与伊朗、叙利亚和苏丹等3个仍在黑名单上的传统盟友的联系与合作,后者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长兄金正男之死有关。金正男今年2月在马来西亚被暗杀后,数名朝鲜籍嫌疑人涉案,韩国就此要求美国重新将朝鲜打入“支恐”另册。特朗普同时也把美国大学生沃特﹒乌姆比尔死亡案作为朝鲜的恐怖主义行为举证。乌姆比尔去年1月在朝鲜旅游时被捕并被判处15年劳教,经多方营救于今年6月获释,一周后死亡。美国指控朝鲜对其实施了非人虐待。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解释称,这是实际效果有限但“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决定,不仅要让朝鲜知道强硬对抗会带来更加糟糕的后果,而且警告那些依然与朝鲜密切来往的国家必须收敛,以便收紧对朝鲜的国际包围圈,并进一步封堵其获得外汇的渠道。据报道,与这个决定相配套的制裁措施将陆续出台。

韩国和日本都乐见美国以非军事方式持续对朝鲜保持高压,甚至认为当初就不该为朝鲜松绑。这个态势再次形成东北亚联手遏制朝鲜的美韩日铁三角,必然会引起朝鲜的反弹和报复,进而使一段时间以来各方释放的善意前功尽弃,尤其是朝鲜已暂停数周的核武与弹道导弹试验活动,中国也正在加大斡旋力度。

特使访朝:中国加大怀柔促朝回头

本月17日至2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特使、中联部部长宋涛对朝鲜进行了两年以来中方最高级别的正式访问,官方说法是向朝鲜劳动党通报中共十九大相关情况。观察家们普遍认为,这是中国抓住近期出现的朝核危机缓和迹象努力回暖双边关系,继续推动危机向和平解决方向转化。今年以来,由于朝鲜连续进行核试验和弹道导弹发射,摆出与安理会决议大唱对台戏的强硬姿态,也引发中朝官方媒体间的口水战,朝核危机一度呈现令人绝望的境况。

“四月危机”以后,中国与俄罗斯发表联合声明,力主和谈解决危机,反对武力选项,坚持“双暂停”倡议。中国还利用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机会,邀请朝鲜代表团参会,进而使朝、美、韩、日官方代表团同聚北京,对朝鲜展示了宽厚胸怀和诚恳态度。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朝鲜劳动党发来贺电盛赞中国“在完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程中取得的巨大进展”,并预祝大会圆满成功。大会结束时,金正恩又亲自致电习近平对他成功连任中共总书记表示祝贺。两党间的贺电互动成为外界观察两国关系及朝鲜核导立场的一个晴雨表,也为宋涛出访营造了气氛。

宋涛访朝表面上看,是中共历次党代会闭幕后向各国兄弟党通报情况的机制化安排,也是中共向各国主要友好党派进行党际交流的组成部分,但是,宋涛此行出现在关键时期,也必然引起超常关注。首先,中共对朝外交一直由中联部系统主导,这是中国外交中非常特殊的传统,宋涛出行显然不局限于两党交流而是同时肩负政府外交使命。其次,这是自2015年中共中央常委刘云山访问朝鲜后中国派出的最高级别官员,意味着两党两国关系经历了短暂低潮后正在设法回暖。第三,宋涛出访安排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访华之后,舆论推测他还有可能向朝鲜高层通报中美北京峰会相关情况特别是有关朝核问题的双边磋商。

然而,宋涛此行并没有预期的那样乐观。综合中联部网站和中央电视台消息称,朝鲜方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崔龙海、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李洙墉等出面会见了宋涛,双方就两党两国关系交换意见,并强调中朝传统友谊是两国人民共同的宝贵财富,承诺要共同努力推动两党两国关系向前发展,造福于两国人民。消息也提到双方会谈涉及朝鲜半岛等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但没有披露更多相关内容。舆论注意到,宋涛访问期间进行了一系列基层参访活动,与一般的特使之行有所不同,显示中国重视朝鲜当下建设情况以及对友好传统的纪念。但是,外界期待的金正恩接见宋涛并未见诸公开报道,甚至有媒体分析正在外地视察的金正恩有意回避宋涛的来访,意味着中朝双边关系尚未恢复到理想状态。

尽管特朗普对中国的特使外交给予支持和点赞,并在推特发文形容其为“大动作”,但是这并没有改变他随后做出加大对朝鲜制裁的决定。而再次将朝鲜列入“支恐”名单,只能起到加剧对立的作用,并可能招来朝鲜新一轮的报复性反弹。(作者为着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中心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