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网我们以文化艺展的形式一再长征的宏伟历程,长征艺术学创作与别的革命战役主题材料意气风发道

必赢网 1

必赢网 2

红军长征,不仅改变了中国革命的命运,也成为文学创作的沃土和题材富矿。80年来,长征题材文学创作涉及了长征历史的方方面面,涵盖了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说和戏剧文学等诸种文体。梳理长征文学壮阔而又斑斓的历史可以发现,长征文学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以下四个阶段。
一、“革命战争时期”的长征题材创作——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概述:“革命战争时期”的创作多见于民间流传、马背上的吟唱以及革命宣传。或抒发对长征和革命的深情,或抒写长征亲历者的壮志豪情,或传播长征的影响,这些作品如清风激流般将“长征”引入了文学。
作品:长征时期毛泽东创作的《清平乐·会昌》《十六字令三首》《忆秦娥·娄山关》《七律·长征》《念奴娇·昆仑》《清平乐·六盘山》《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沁园春·雪》等诗词,豪放大气、想象浪漫、辞采华美,堪称长征历史的象征与缩影,是80年间长征题材文学的巅峰之作。
二、“十七年时期”的长征题材创作——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概述:新中国成立后,文艺界开始回顾长征的光辉历程,一些作家把目光投向这一他们所亲历的人类历史上的奇迹。长征文学创作与其他革命战争题材一道,涌起了中国当代文学最初的潮动。
作品:王愿坚的短篇小说《七根火柴》描写了长征途中一位生命垂危的红军战士为了保存火种不惜牺牲生命的故事;《三人行》则描写了长征途中3个战士互相支撑、用最后一点力量艰难向前爬行的感人事迹。两篇小说因被选入初中语文课本,而成为几代中国人的共同记忆
三、“新时期”以来的长征题材创作——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概述:“新时期”以来,叙述和歌颂红军长征的创作继续获得发展,长篇叙事作品对史诗性的追求得以凸显,亲历者回忆录的撰写获得大丰收。长征文学作品的价值判断和审美立场渐趋个人化、风格化。
作品:魏巍的长篇小说《地球的红飘带》从湘江之战写起,着重从敌我双方的高层活动反映长征壮举,艺术地描绘了中央红军长征的全过程。“地球的红飘带”成为长征的核心意象;乔良的中篇小说《灵旗》试图走进历史现场去感悟战争的残酷,由具象的细节展现出历史原生态的真实性与复杂性;赵琪的中篇小说《苍茫组歌》以平视的视角探视长征历史的细部和枝蔓,以充满诗意和审美的眼光聚焦悲壮和惨烈的革命历史,营造出长歌当哭般的史诗风格。
四、21世纪初年的长征题材创作——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概述:从世纪之交开始及至新世纪,纪实文学和非虚构叙事的持续发力,使得长征文学获得了高度的社会关注。尤其是非虚构文体的崛起,解放了创作主体的历史判断力和想象力。以“写真实”和“写人性”为主导,长征叙事从宏大整一走向了具象多元。
作品:姜安的长篇小说《走出硝烟的女神》聚焦女性的长征经验,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困境中,凸显坚韧的精神、不屈的意志和顽强的生命活力,与此同时,也揭示了战争和愚昧共同制造的女性悲剧;王树增的长篇非虚构作品《长征》正面强攻长征历史,用总体性的宏观视角关照历史事件,力图揭示隐藏在表象下的历史本质、规律和运行趋势,堪称21世纪初年长征文学的重要收获。
红军长征作为世界历史上鲜有其匹的伟大壮举、勾连过去与未来的蕴涵丰厚的历史事件,尚有许多值得深入开掘的内涵和细节,还可以产生更具思想深度、更有艺术价值的新的“红色经典”。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曾经写道:“总有一天会有人写出一部这一惊心动魄的远征的全部史诗。”这位美国作家对于红军长征的史诗价值及产生艺术精品可能性的判断,预报了长征文学的辉煌未来。

8月12日,“红军不怕远征难——文学中的长征”专题展览开幕,铁凝、钱小芊等参观展览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之际,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展现长征这一重大文学题材的生命力,8月12日,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中国现代文学馆承办的“红军不怕远征难——文学中的长征”专题展览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开幕。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钱小芊,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何建明,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阎晶明出席展览开幕式。开幕式由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主持。

钱小芊在致辞中说,我们以文学展览的形式隆重纪念长征这一伟大壮举,重温革命前辈艰苦卓绝的光辉历程,这对我们坚定理想信念、弘扬中国精神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长征的胜利使中国革命转危为安,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跨越两万五千里的长征,是中外历史上的奇迹,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史诗,中国共产党人在长征中所展现的坚定不移的信念、不屈不挠的意志和不怕牺牲的勇气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80年来,长征这一伟大壮举成为了文学创作的沃土,各个时期的文学工作者以不同的方式再现、重温、歌颂、纪念非凡的长征历程和不朽的长征精神,产生了一大批优秀作品,为中国现当代文学留下了壮阔的历史画卷,不断地弘扬着长征精神。其中很多作品已融入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记忆和血脉,刻写在民族精神的基因之中。以长征为主题的文学创作,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奏响了高昂的主旋律,书写长征的作家们由此分享着长征的光荣与梦想。在此,我们要向长期以来坚持长征题材创作的作家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钱小芊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长征永远在路上。今天,我们以文学展览的形式重温长征的伟大历程,就是要深入学习和领会不怕牺牲、前赴后继、勇往直前、坚韧不拔、团结互助、百折不挠、克服困难的长征精神,以长征精神引领人民的价值追求。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作家,在书写长征时所表现出的与民族命运休戚相关、与时代和人民血肉相连的精神体现了中国现代文学最可宝贵的光荣传统,“文学中的长征”也永远在路上。我们广大作家将不忘初心,满怀自信,立时代潮头、发人民心声,以优秀的作品讴歌中国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实践,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

开幕式结束后,铁凝、钱小芊等步入展厅,参观展览。此次展览内容丰富,主要对80年间长征题材的文学创作做了较为系统的梳理,分为早期的“革命战争时期”、新中国成立后的“十七年时期”和1978年后“新时期”以来的长征题材创作三部分。该展尤其对革命战争时期亲历者的长征题材创作做了比较全面的搜集和清晰的介绍。此外,每部长征题材作品在不同时期的图书版本,也都被整理后在同一版面上呈现,较为全面地展现出文学作品的传播时间和效果。还有很多长征诗篇、歌谣及影视作品也在版面上展示。此外,该展览的装饰特别注重历史氛围的塑造,呈现出庄重大方的风格。

此次展览纵跨80年,将众多长征题材的作品汇聚在一起,让人们看到了长征在文学与中国人精神世界的深远影响。此次展览有三个特点。一是既重视常见史料的整理,又重视罕见史料的发掘。比如“长征时期的毛泽东诗词”是常见史料,在展板上做了系统整理,一目了然;而“长征亲历者的诗词”、“冯雪峰的夭折之作与方志敏的遗作”、“杨定华的《雪山草地行军记》”等则较为罕见。二是既重视中国人对长征的叙述,又重视外国人著作中对长征的传播。中国人的叙述中不仅有革命者的回忆如《红军长征记》《星火燎原》等,也有原国民党将领的《围追堵截红军长征亲历记》;外国人的叙述从薄复礼的《神灵之手》到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再到索尔兹伯里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长征的巨大国际影响。三是既重视文学作品的展览,又重视由文学延伸出的其他艺术形式的呈现。如影视、歌谣、歌剧、戏曲等,以全方面、多角度、立体式的形式展现了长征的全貌及其在文学中的呈现。

众多作家、专家、学者参加开幕式并参观展览。展览将持续至12月31日。

(文:李云雷 摄影:王纪国)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网站首页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