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网美军导弹预先警告卫星驾驭的恢宏扫帚星数据,史上从未有过能拦截中高轨道卫星的摩登兵器

  本报特约记者 吴敏杰

摘要:
太空卫星是美军最为依赖,同时又最容易遭受攻击的部分,任何有关反卫星武器的传闻都能挑动美国的敏感神经。美国一名情报分析师17日公布的报告认为,中国于2013年5月进行的一次航天发射是在测试“史无前例能拦截中高轨道卫星的新型武器”
…多种反卫星手段想象图发射场的卫星地图(资料图)  太空卫星是美军最为依赖,同时又最容易遭受攻击的部分,任何有关反卫星武器的传闻都能挑动美国的敏感神经。美国一名情报分析师17日公布的报告认为,中国于2013年5月进行的一次航天发射是在测试“史无前例能拦截中高轨道卫星的新型武器”。由于目前大多数军用卫星位于中高轨道,它们面临的现实威胁引起西方的普遍关注。不过,该分析带有太多猜测成分,而且关键证据竟然来自于中国网络博客。  “中国反卫星能力的巨大进步”  路透社18日称,对新公开的卫星照片的细节分析证明,“中国在2013年5月以科学研究名义进行的航天发射,实际是测试新型反卫星武器”。报道称,前美国空军分析员布莱恩·威登在“空间评论”网站上公布长达47页的分析报告,宣称中国测试的新型导弹能飞抵约3.6万公里高的地球静止轨道。威登说:“如果这是真的,将代表中国反卫星能力的巨大进步。”  威登在分析报告中提到,“没有其他任何国家曾测试过这种直接上升反卫星武器,它能抵达地球中高大椭圆轨道或者地球静止轨道。”该报告对美国数字全球公司提供的卫星照片进行了详细分析,认定在中国西昌的发射基地存在一种机动导弹发射架,或是一种用于弹道导弹发射的“运输-起竖-发射车”(TEL)。威登说,有充分证据证明“中国正在发展第二种反卫星武器”。此外2013年5月中国进行航天发射后,美国政府称其弹道轨迹接近地球静止轨道,但未在太空中找到与发射相关的目标。  记者在报告中发现,其中提到的卫星照片非常模糊,报告也承认分辨率不足以识别它是导弹还是某种型号的TEL,“但是从尺寸来看似乎接近‘东风-21C’弹道导弹”。尽管如此,报告仍坚称“由于没有发现常见的探空火箭以及大型运载火箭,同时在新建设的机动发射场出现了一部TEL,充分说明中国新型反卫星系统是一种机动发射的武器”。  多数军用卫星位于中高轨道  威登认为,中国新的反卫星系统具备拦截中高轨道卫星的能力。报告称,中美关于5月那次发射活动的说明存在差异,“中国媒体称,该火箭抵达1万公里高度。美国政府则描述,这次发射的弹道高度可能接近地球静止轨道,显然远高于中国公布的1万公里。”由于火箭的再入段进入印度洋,报告据此认为,这符合弹道高度为3万公里的推测。  据专家介绍,目前大多数军用卫星位于中高轨道。以导航卫星为例,美国GPS系统的卫星就部署在2.2万公里高的轨道上,俄罗斯的“格洛纳斯”和中国的“北斗”也大致如此。大多数通信卫星也部署在3.6万公里高的轨道上,例如美国的“军事星”、“特高频后继星”卫星、“宽带全球卫星通信”系统等。美军对弹道导弹进行预警的“国防支援计划”卫星部署在3.6万公里的轨道,新一代“天基红外系统”卫星同样位于高轨道。另外部分气象卫星、电子侦察卫星也位于地球静止轨道。可以说,位于高轨道的卫星一旦失灵,美国所有的天基导弹预警、卫星导航、大部分卫星通信和部分对地观测能力将丧失殆尽。后果是绝大多数制导炸弹和部分导弹无法精确命中目标,无人机无法控制,通信不灵……  不过攻击高轨道卫星面临重大困难。相比只有1000公里高的低轨道卫星,高轨道卫星对导弹推力提出更高要求。同时还需要准确探测卫星行踪,并对拦截导弹进行精确引导。对低轨道卫星可以利用大型雷达进行引导,但对高轨道卫星,现有雷达探测的精度误差非常大。因此,军事强国对付中高轨卫星最经济的办法是实施干扰和软杀伤。  关键证据来自网络博客  尽管报告的分析看起来头头是道,但威登承认,有关“中国研制高轨反卫星武器”的关键证据来自中国网络。报告称,现役弹道导弹难以完成拦截高轨卫星的任务。例如把中国“东风-21C”导弹改为反卫星武器,最大弹道高度只有1250公里,即使利用新型“东风-31A”洲际导弹进行改造,拦截高度也只有6000公里。报告引用中国网络博客的传闻称,拦截导弹可能是利用新型“快舟”火箭改造的。中国网友嘲笑称,如果把中国网络上的各种传闻都当真,美军会感觉在装备研发上已被中国甩出几条街了。这次航天发射并未进行任何拦截动作,报告也承认这一点:“不能说一枚火箭抵达较高的轨道,就说它是为拦截高轨卫星而研制的。”  实际上报告也谈到,进行反卫星试验的不只有中国,美国早在1959年便开始核弹反卫星试验,苏联也利用ASM-135反导系统进行过反卫星试验。美国2008年还利用“标准-3”反导拦截导弹击落一枚失效卫星。

  近10多年来,美军导弹预警卫星掌握的大量陨石数据,一直是天文学家开展研究的好助手。然而,美国《Space.com》网站6月初透露,五角大楼已经终止与科研机构的合作,停止提供陨石卫星数据,此举令科学家们大惑不解。有分析认为,这与美国军方正在秘密打造的新一代天基预警系统有关。

  陨石情报曾被当“垃圾”

  据6月18日出版的美国《自然》杂志报道,陨石数据原本是美国“国防支援计划卫星系统”在监测导弹发射或核爆过程中的“副产品”。据原美空军上尉布赖恩·威登介绍,美军的导弹预警卫星能捕捉穿越地球大气层的热源体,可侦测陨石进入大气层的时间、位置、高度和亮度。按照他的说法,军方曾认为这些数据没多大用处,不将其看作什么机密,“就那样把它们丢在地上”。

  不过,这些军方曾不屑一顾的数据,却一直是天文学家眼中的“香饽饽”。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研究员彼得·布朗对《自然》杂志表示,自己从1994年开始搜集相关资料,根据当时的非正式协议,研究陨石的科学家们可以拿到有关数据,军方会以匿名电邮形式向他们发送陨石的坐标、高度及大小等情报。

  布朗指出,虽然这些信息很简短,但仍然帮了科学家们的大忙。正是根据军方提供的陨石数据,他和同事于2002年开始计算每年坠落地球的陨石数量。同样是得益于这些数据,布朗在2008年成功发现了当年TC3小行星坠落在撒哈拉沙漠的残骸。

  美军方为何立场突变?

  此次五角大楼突然立场大变,对依靠军方卫星情报追踪陨石的科学家们来讲,无疑是个沉重打击。在布朗看来,军用预警卫星涵盖的范围及其所提供的信息是无法替代的;更让他不解的是,军方迄今不愿解释终止合作的具体原因。

  军方的反常行动,引起《自然》杂志的极大兴趣,但掌控预警卫星的美国空军,没有对该刊的质询作出回应。

  熟悉相关技术的原美空军上尉威登认为,军方此举与新一代预警卫星的部署有关。他推测说,国防部之所以迟迟不愿公开新卫星提供的陨石数据,可能是因为目前还没有开发出能同时处理机密及非机密数据的软件,对外披露这些资料的难度太大。

  反导“天眼”悄然成型

  威登所说的新一代侦察卫星,是指逐步成型的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中的天基红外预警系统(SBIRS)。该系统是NMD实现早期预警的关键,也是地基拦截导弹的“天眼”。它由两颗大椭圆轨道卫星、4颗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和23颗低轨道同步卫星构成,可满足对战略与战术导弹预警的需要。其中,首颗大椭圆轨道卫星及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已分别于2006年、2007年发射升空,低轨道同步卫星也在2007年开始投入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与美军现役预警卫星不同,新一代天基预警系统能在来袭导弹的推进剂完全燃尽、弹头与弹体分离后继续实施跟踪,从而更早地完成弹道估算。这与现有的预警系统由地基雷达进行弹道估算相比,显然是一大突破。此外,由于它能提供更精确的跟踪数据,因而能使拦截导弹在目标进入地基雷达的探测范围前就发射出去。有消息指出,这套天基预警系统将特别“关照”亚太地区的导弹发射。

  军事观察家指出,尽管不能完全排除威登所说的新预警系统存在“技术问题”的可能性,但从目前情况看,美国军方突然封锁陨石情报,更大程度上是为加紧打造反导“天眼”做掩护:一方面,该系统本身就属于高度保密的项目,随着国家导弹防御计划的推进,美国军方不愿冒因民用而泄密的风险;另一方面,NMD系统已经超出了单纯防御的范畴,遭到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不少国家的反对,五角大楼在新一代天基预警系统上保持低调,多少会降低外界的批评声音。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网站首页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