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网】中原或将于三年内入役四款高等教练机,印度新星球大战机购销瞄准中型巴士

  东方网5月6日消息:亚洲军事评论4月刊发文称,许多亚洲国家空军都希望在未来十年获得第四代或甚至是第五代战机机群。作为亚洲的新兴大国,中国拥有足够的预算,可以为其空军配备最好战机。目前其正在迅速扩大自己的空军力量,并将有望于未来十年内部署第五代战机。然而,中国却面临着严峻的训练问题。中国空军飞机训练从数量和技术上都非常滞后,迫切需要在第五代战机入役之前获得玻璃驾驶舱高级教练机,以及先进全程飞行模拟器和计算机辅助训练设备。

必赢网 1   2011年迪拜航展期间,法国达索公司出品的阵风战机飞行表演。(摄影张加军)

  中国或将于五年内入役两款高级教练机

  印度空军近年来为对抗实力不断强大的解放军,近年来一直花大钱采购了不少先进武器装备,比如最近决定采购的126架法国阵风战机,不过由于印度多数战机服役时间过长、工业维修能力不足和高级教练机欠缺等问题,使其在新战机到位之后也很难快速形成战斗力。

  亚洲两大强国——中国和印度都在加速壮大自身空军队伍。两国均希望在未来十年能够接收第五代战机。然而,双方在飞行训练方面均存在严重不足。虽然中国空军引进了新式歼-10多用途战机来补充日渐庞大的苏-27和苏-30战机群,但无论是飞行训练次数还是科技水平都严重滞后。目前,中国空军拥有大量遗产机群,比如沈阳歼教-6和贵州飞机工业公司(GAIC)歼教-7,而最新式飞机也只是洪都教练-8初级喷气式教练机。显然,在第五代战机服役之前,中国空军急需拥有“玻璃座舱”的高级/军事教练机,以及先进全程飞行模拟器和计算机辅助训练设备。

  概述

  文章称,目前有两款教练机可满足中国战斗入门教练机的需要,即洪都L-15“猎鹰”高级教练机和贵州JL-9“山鹰”高级教练机。前者以俄罗斯YaK-130教练机为基础研制,后者是MiG-21UB的升级版机型。两款高级教练机都可超音速飞机,并配备有玻璃驾驶舱,可于未来五年内服役。任何一款教练机的引进都需要大量投资,同时还需要使用更多先进的模拟装置对中国空军飞行员训练项目再次进行全面的评估。

  美国战略预测网2月11日刊文称,上个月末,法国达索航空公司宣布,赢得了未来10年向印度供应126架“阵风”战斗机的投标。文章指出,虽然近年来印度空军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升级并提升其能力,但在解决诸多潜在问题之前,印度空军还将继续面临很大的局限性。

  印度空军面临的问题在于东西方战机的混杂,他们同时拥有俄罗斯苏-30、米格-21、23、27和29、法国幻影-2000和英法“美洲虎”战机。目前印度教练机基本都由国内飞机制造商——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HAL)——研制,其中包括HPT-32初级活塞式教练机和HU-16Kiran2初级喷气式教练机。目前印度面临的严峻问题是——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是否有能力研发出急需的新一代教练机。

  印度新型战机采购瞄准中巴

  去年7月,HPT-32“风神”(Deepak)教练机在经历了一系列发动机故障引发的事故后全部停飞,于是新飞行员被迫使用老式“光线”(Kiran)教练机训练。而计划中的替代机型——HALHTTT-40预计要等到2015年才能服役。

  文章称,1月31日,法国达索航空公司宣布,印度在中型多用途战斗机(MMRCA)竞争中选择了其“阵风”战斗机。假如这项预计价值104亿美元的合同谈判顺利进行的话,达索航空公司将在10年时间内向印度供应126架该款战机。目前,双方尚未签署最终合同。印度的首批18架战机将直接从达索航空公司购买,而余下战机将由印度国有公司印度斯坦航空公司在班加罗尔进行改装和生产。中型多用途战斗机竞争是印度空军一系列重大升级和改进项目中的最新发展情况,尤其是先进飞机采购和部队整体基础设施的改善,目的是提升印度空军的能力。然而,印度空军的大多数飞机现在都已过时,并且整体部队结构正在退化。更糟糕的是印度空军飞行训练的地位问题。飞行训练被维护问题和大官僚主义所施加的限制弄得非常复杂。尽管新飞机是印度空军现代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它仍面临着与强大部队同等重要的潜在挑战。

  于是在2010年3月17日,印度国防部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举动——在世界范围内,对各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初级教练机的生产商招标。中标公司的教练机将替代印度空军现役的活塞式HPT-32教练机群。印度需要采购75架初级/入门教练机。首批12架教练机要在合同签署后两年内交付使用,而印度的最终需求可能会高达181架。此外,交付使用时间很紧,所以招标内容不包括印度当地生产商挂牌生产教练机。确实,在如此紧迫的时间下,恐怕国内任何设计方案都是行不通的。

  文章称,1932年10月8日,印度空军正式建立。1947年印度独立以来,印度空军参加了四场对巴基斯坦战争和一场对华战争。与巴基斯坦和中国产生的这些冲突和持续紧张局势致使印度空军强调维持大规模部队结构,以便应对与敌方空军和地面部队进行大规模常规战争。这使得持续购买大量战机和侦察机以及地面攻击机非常必要。此外,鉴于作战潜在战场的巨大规模以及较普通的运输基础设施,印度空军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就已经在强调维持有效的后勤支持能力。印度空军有五个作战司令部和两个功能司令部。其中,两个作战司令部针对巴基斯坦,两个主要针对中国,而第五个,也是最新成立的一个,即南方司令部,成立于1984年,重点在印度洋行动,尽管这种行动依然是印度海军航空兵的首要责任领域。

  印度空军新式中级喷气式教练机HALHJT-36“西塔拉”(Sitara)——由俄罗斯土星科学生产联合公司(简称NPOSaturn)发动机提供动力——的研发过程也严重滞后。在挂牌生产BAE系统公司“鹰-132”高级教练机过程中,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制造先进玻璃座舱教练机的能力或许是印度面临的更加严峻的问题。经过多年的谈判,2006年印度空军最终选择了“鹰”高级教练机并订购了66架。其中24架从英国直接购买,另外44架由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挂牌生产。英国准时如数的向印度Bidar空军基地交付了24架教练机,但印度方面的建造工作却出现了严重滞后。

  文章称,上世纪60年代以来,印度空军日益依赖苏联装备和材料。印度有两大采购时期:1963年~1971年,印度采购了米格、图波列夫和苏霍伊战机,并且苏联米格战机在1978年~1988年的现代化项目中非常突出。不过,1979年引进英国“美洲豹”攻击机和1985年引进法国“幻影-2000”战斗机则是两大例外采购项目。除2002年采购俄罗斯“苏-30MKI”战机之外,印度空军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没有给其战斗机编队添过任何装备。事实上,1978年~1988年现代化项目期间采购的该款战机或已经退役,或需要修理。因此,印度空军目前正在发展使一些机型的飞机现代化并以较新和更先进的战机替代其他战机的重大计划。

  新式初级、中级和高级教练机交付的推迟导致印度空军不得不修改整个飞行训练计划,同时还导致推迟采购126架新式第四代多用途战机以及仿俄罗斯第五代战机PAKFA的印度战机。虽然亚洲多数国家渴望得到最新的战机硬件,但他们将密切关注印度如何处理飞行训练危机。同时,他们还会从中吸取教训——凡事不要急于求成。

  将为40架苏-30MKI战斗机进行升级

  亚洲空军先进战机增多需提升飞行训练水平

  文章称,除中型多用途战斗机竞争外,印度空军还启动了“超级30”项目,为40架苏-30
MKI战斗机进行升级,装备新雷达、电子战系统和布拉莫斯导弹。印度空军还投资近10亿美元将其米格-29现代化为多用途米格-29UPG变体。另外,2010年7月,印度空军敲定了一项交易,升级其法国幻影-2000为幻影-2000-5
Mk2变体,并且在2012年1月,印度决定为幻影战机购买490枚“米卡”(MICA)空空导弹。从2020年开始,印度空军计划引入250~300架第五代隐形战机,目前印度正在与俄罗斯共同研制这些战机,但尚处于非常初期的研发阶段。该项目花费大约350亿美元,有望成为迄今为止印度最昂贵的国防项目。有了这些未来采购项目,印度空军有望到2022年增加到42个中队,比当前印度空军中队大约要多出10个中队。相比之下,巴基斯坦据信拥有不到20个固定翼战斗机中队。

  许多亚洲国家空军都希望在未来十年获得第四代或甚至是第五代战机机群。在考虑更新前线机群的时候,这些国家还需要升级其选拔并训练飞机员的途经。亚太地区的军事计划者必需了解当前市场上训练平台的实际能力,以及诸如模拟系统和嵌入式训练系统等其他技术。他们必需很好的均衡模拟、实践和其他教学过程,通过这种办法更好地管理训练费用。

  文章称,除现代化并改进其固定翼战斗机编队之外,印度空军还在寻求改善其运输和空中加油机力量。截至2011年2月,印度空军驾驶有6架IL-78MKI加油机,但由于中队数量的不断增加和兵力投送需要,印度空军2010年启动了近20亿美元的多用途加油/运输机竞争合同,为印度空军增加6架加油机。印度空军还改善其运输机编队,于2011年6月签署了一项价值41亿美元的合同,购买10架美国C-17“环球空中霸王Ⅲ”运输机。2008年,印度空军签署一项价值近10亿美元的交易,购买了6架C-130J运输机,并且其目前正在寻求再购买6架同型运输机。此外,印度空军还打算使其空中预警和控制机力量增加一倍,目前,空中预警和控制机只有3架“费尔康”。另外,印度还提出了许多涉及空中预警/控制机的提案申请,并最终希望拥有24架国产空中预警/控制机。

  在训练完成之前,空军指挥官还需要着眼于终端产品,即其飞行员毕业后即将操作的下一代飞机。文章称,这是一种典型的鸡和鸡蛋逻辑。究竟哪个在先,哪个在后?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的。在新飞机入役许多年之前,各国军方就需要获得新式训练装备和训练方法。对于许多预算捉襟见肘的国家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印度空军新武器战力转化需过三道关

  菲律宾空军就是没有现代战机的少数亚太地区国家之一。目前,该国拥有少量S-211教练机,最近又采购了新型SF-260F活塞式教练机。2009年11月,菲律宾宣布2009/2010财年国防开支提高了13%。在这种情况下,未来菲律宾空军很可能会计划采购新式战机。

  文章称,尽管有大量的现代化项目和采购,但印度空军仍受到了许多尖锐问题的限制。如果得不到充分解决,这些限制将阻碍印度空军充分利用其新的基础设施和装备。印度空军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其编队内非常高的坠毁和事故率。最近的一起事故发生在1月31日,当时一架Kiran
MK
II教练机在飞行过程中发生爆炸。(两名飞行员成功脱险)。仅在2011年,印度国防部队就遭受了至少12起坠机事件。印度空军的高坠毁率源于三个主要因素。首先是驾驶的许多机型飞机的年龄问题。例如,米格-21,首次列装印度空军是在1964年,并且这款飞机不仅是印度空军驾驶数目最多的战机之一,而且还有望再服役几年时间。

  其他几个预算紧张的亚太地区国家已选择采购少量相对现代化的俄制战机。孟加拉国和缅甸采购了米格-29战机,而越南则订购了苏-27战机。然而,他们拥有的教练机却不足以为其提供可完全发挥这些先进战机性能所需的高质量训练。孟加拉国和越南拥有的最先进的教练机是L-39“信天翁”教练机,但两国2009/2010财年国防开支稍微有增加,并将采购L-39的替代机型初教-6基础教练机作为优先事项,而缅甸则拥有中国研制的K-8基础教练机和FT-7高级教练机。

  文章称,还有一个问题是较差的工业维修。2011年11月,印度首个宇航员拉凯什·夏尔马谴责公共国防公司(在印度被称之为“公共部门企业”[PSU])规划不完善导致了坠毁率高,表示“公共部门企业有基础设施,但没有专业技术。”作为试飞员,夏尔马在印度斯坦航空公司有丰富的经验。夏尔马称,如果他检测到战机零件有缺陷,会把战机退回实验室,但他不久后发现实验室没有对这些零件进行研发,而是把它们装在了其他战机上。致使高坠毁率的第三个因素是印度空军教练机编队的状态。印度国家审计署2008年指出,在未能实施质量训练之后,印度空军面临着有效飞行员极为短缺的问题。国家审计署谴责是因为印度空军缺少足够多的先进教练机所致。大部分印度空军教练机编队由印度斯坦航空公司生产的国产平台组成。这些飞机在很大程度上证明是不充足的,并且没有达到人们的期望。例如,2009年,HPT-32“风神”(Deepak)教练机编队被停飞,就是因为经常出现引擎故障而致使多起坠机事件发生。

  斯里兰卡空军战机包括中国研制的F-7战机,以色列研制的Kfir“幼狮”战机以及俄罗斯研制的米格-27战机。而且,其还拥有少量的K-8基础教练机。与泰米尔猛虎组织旷日持久的冲突导致斯里兰卡国防开支严重不足,该国空军必需依靠海外提供的先进飞行员训练,才能够驾驶其多样化的前线机群。

  文章称,缺乏有能力的训练编队已经迫使新的印度空军飞行员在印度斯坦航空公司的Kiran教练机(由喷气发动机驱动)上进行基本训练。相比之下,大多数西方飞行员开始在装备涡轮螺桨发动机的训练机上进行训练,之后会在喷气发动机驱动的训练机上训练。由于年龄和质量问题,甚至更为先进的Kiran教练机编队也证明并不充足。印度空军在海德拉巴的训练学校据称有不到100架Kiran教练机。更为严重的一项发展是由于缺乏教练机,印度空军减少了新飞行员的飞行时间到平时的三分之一(平时飞行时间为75个小时,减为了25个小时)。相比之下,美国空军为其学员提供了100多个飞行时数的基本训练。据称,过去两年,基本训练时数的数量甚至降地更低,但是现在由于更好的资源管理,得到了稳定。印度空军寻求使其训练编队最大化的方式之一是训练一些驾驶米格-21教练机变体的飞行员。

  泰国正在扩大其前线机群,采购瑞典萨博公司研制的“狮鹰”第四代战机,并将利用双座“狮鹰”教练机提供高级训练。目前泰国空军所用教练机包括L-39“信天翁”教练机、“阿尔发喷气”(AlphaJet)教练机、F-5F和瑞士皮拉特斯公司(Pilatus)研制的PC-9教练机。目前其正在努力减少其教练机机群的种类。

  文章称,在未来几年,这一趋势有可能逆转。印度空军寻求获得大量双座鹰式先进喷气教练机,其中大约55架已经列装印度空军,作为教练机使用。这些教练机于2004年3月定购,但官僚问题延迟了其采购和引进。此外,印度空军还挑选瑞士的PC-7教练机作为其下一款基本训练机,但在该款飞机交付之前,可能至少还要等上三年时间。文章最后指出,印度空军试图通过升级其现有飞机和装备并购买新飞机而改善其能力,这一努力可能会是比较成功的。然而,印度空军还将面临重大的潜在挑战。(编译:春风)★

  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两国是亚太规模最大的空军力量之一。两国空军都维持都会西方和俄制现代战机:印尼空军拥有F-16战机和苏-27/30战机,马来西亚拥有F/A-18“大黄蜂”战机和米格-29与苏-30战机。两国都拥有大规模教练机机群,马来西亚拥有超过40架PC-7基础教练机,最近其又从新西兰皇家空军接收了16架MB-339CM高级教练机。两国空军都拥有BAE系统公司研制的“鹰”(Hawk)式高级教练机,另外印尼空军还拥有四十架AS-202“Bravo!”基础教练机和SF-260W教练机。

  相关专题:2012新加坡航空展

  就台湾空军而言,目前其拥有约300架各类第四代前线战机,包括F-CK-1“经国”战机、法国“幻影200-5D”战机、美国F-16和F-5战机。其还拥有近200架教练机,其中包括AT-3基础教练机和双座F-CK-1B高级教练机。在可预见的未来,台湾空军不可能获得第四代战机,但其飞机训练却是亚太地区最为先进的。

  韩国和日本是亚洲地区国防开支最大的两个国家。两国都计划在未来五年内采购第四代或第五代战机。韩国空军和日本空中自卫队都拥有大型现代教练机机群,可为其现代战机采购计划提供支持。日本空中自卫队的教练机都是由本土设计并建造的,包括富士重工研制的新型T-7涡轮初级教练机,和川崎重工研制的T-4中级喷气教练机以及三菱公司研制的超音速F-2B高级教练机。

  为支持国内航空工业,韩国还采购了100多架由韩国航宇工业公司(KAI)研制的KT-1涡轮基础教练机。韩国的目标是将其空军打造成拥有空中优势和精确打击能力的空中力量。作为这一目标的第一步,韩国订购了75架由韩国航宇工业公司和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联合研制的高级战机教练机。

  韩国航宇工业公司研制的T-50高级教练机正与美国M-346教练机争夺新加坡的教练机订单。新加坡空军需要采购18架T-50“金鹰”战斗机入门教练机(LIFT),来取代其日渐老化的TA-4和F-5高级教练机。这是新加坡全面升级其空军飞行员训练项目的一部分。

  巴基斯坦的处境较为艰难。虽然西方国家希望巴基斯坦可以打击藏匿在其境内的恐怖分子,但巴国却需要依赖中国的军事装备。目前,巴基斯坦空军正采购100多架成都JF-17轻型多用途战机——由巴基斯坦航空联合体负责组装——以及数量不详的第四代战机歼-10。

  然而,如果巴基斯坦要为操作新型飞机而提高飞行员标准,那么其现有中国FT-5和FT-6教练机和双座“幻影III”教练机就需要完全更新换代。巴基斯坦空军迫切需要采购一款高级教练机,来填补K-8基础教练基和双座F-16B和双座战斗教练机之间的空白,但目前其仍未就采购哪款教练机的问题做出决定。(春风)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网站首页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