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60年阅兵从组织和训练上基本没有走弯路,  17个徒步方阵中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记者张欧亚 张泉 高东起 贺俊
特约记者赵启洪)昨日(编者注:9月17日),驻鄂空降兵部队隆重举行阅兵式、跳伞表演和纪念大会等系列活动,热烈庆祝60华诞。

  空降兵方队“海选”3千人

  空军司令员许其亮,空军政委邓昌友,空军副司令员杨东明;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罗清泉,省委副书记、省长李鸿忠,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杨松,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宪生等党政军领导出席纪念大会。邓昌友、杨松讲话,空降兵部队长姚恒斌作主题报告,空降兵部队政委范骁骏主持纪念大会。

  新华军事:听说空降兵方队刚刚参加完一次阅兵村的考核?

  昨日上午,鄂北某机场,伴随着雄壮的乐曲,第一个徒步方队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走过观礼台,中国空降兵隆重庆祝成立六十周年系列活动拉开维幕。

  景涛:对。考核结果非常好。而且各种数据表明,今年国庆阅兵各方队从训练水平上,都超过了99年阅兵的同期水平。主要原因是有了上次的经验,国庆60年阅兵从组织和训练上基本没有走弯路。

  机场上方碧空如洗。空降兵部队17个徒步方队和14个装备方队,沿着机场跑道,整齐划一地依次从观礼台前通过,观礼台上不时响起阵阵掌声。

  从我们空降兵部队来说,首先是从1个军级单位”海选”了3千人,再从中挑选了1千人组织了”千人大集训”。这里面有200左右的新兵。然后又进行了两次”精减”,最后剩下进入阅兵村的参训队员几百人。

  17个徒步方阵中,既有个个身怀绝技的特种兵方阵,也有战功卓著的特功八连、常胜模范连、黄继光英雄连所在部队方阵,还有后勤保障、医疗救护、通信指挥等方阵。

  到阅兵村第二天就在黄继光塑像前宣誓

  紧随徒步方阵的是14个装备方阵,首次在国庆60周年阅兵亮相的战车方阵、伞兵突击车方阵、摩托车方阵、通信指挥车方阵、野外作战后勤保障车方阵及各种火炮武器方阵等一一在庆典上亮相。

  新华军事:听说您也是出身空降兵世家?

  31个方阵全方位展示了中国空降兵的风采和摩托化、信息化、现代化的建设成就,展现了中国空降兵远程作战和垂直打击能力。

  景涛:是的,我父亲也是老空降兵。我本人可以说就是从空降兵的大院里面长大的。我们家每年过春节,年三十晚上,全家都要集合在一起,我父亲主持,我母亲对全家人一年的活动进行”讲评”。每一次讲评,第一句话都会要求我们”忠于党和人民”。

  列队、列装汇报展示后,伞兵健儿进行了精彩的跳伞表演,包括国威军威、喜迎嘉宾、仙女下凡、急坠跳伞、双人跳伞和巨龙腾飞六个项目。

  大学毕业后,我在空降兵部队一干就是10年,然后到空军机关工作了10年,一直到2008年“5·12”大地震前才回到空降兵部队任职。

  跳伞表演结束后,领导和嘉宾们参观了空降兵的装备展示。

  在空降兵部队这么多年,我感觉这支部队历史很厚重,有很多光荣的传统。从空降兵承担历次重大任务中,可以看出,我们这支部队就是以实际行动来践行”忠诚于党”的誓言。将来走过天安门,只是352人的空降兵方队,但是展示的是整个空降兵部队的风貌。

  下午,空降兵部队隆重举行了60周年成立大会。晚上,空降兵文艺演出队还上演了一台自编自演的精彩文艺晚会。

  空降兵部队从第一代创始者秦基伟将军、黄镇将军开始,就积累下了深厚的革命战斗精神。新兵入伍第一天,都会接受一次革命精神的”洗礼”。现在提出”献身使命”的核心价值观,空降兵部队著名战斗英雄”黄继光”堵枪眼,不就是这种精神的写照么?黄继光是空降兵部队的精神“偶像”,我们空降兵方队抵达阅兵村的第二个早上,全体人员就站在黄继光的塑像前宣誓。

  记者探秘空降兵军史馆

  跳伞训练让伞兵之间“生死相托”

  昨日,在庆祝我国空降兵成立60周年的热烈氛围中,筹备一年的空降兵军史馆正式亮相开馆。本报记者经许可,于15日提前探访了这个神秘军种的史馆。

  新华军事:您第一次跳伞是什么时候?

  再现黄继光当年堵枪眼

  景涛:是在1988年。由于我以前跳过”伞塔”,飞机也曾经坐过,因此并不太紧张。而且我在空中还仔细观察了伞是怎么打开的。跳伞给人带来的影响就是对腰部的冲击。我经常对八一跳伞表演队的人说,“你们是20岁的脸蛋,40岁的腰”。估计这次阅兵回去,我还要参加跳伞。

  空降兵的历史与英雄紧密相连,黄继光、邱少云等战斗英雄的名字在神州大地上代代传诵。走近军史馆,但见两侧分别矗立着他俩的雕像,如同两支巨大的精神火炬,擎起空降兵的骄傲与光荣。

  所有全军的跳伞骨干,全部是由我们空降兵部队培养的。跳伞,对于空降兵部队的意义是非同寻常的。新兵来到空降兵部队,首先要统一组织起来完成3个月的跳伞训练和基本伞兵战术训练后,才能够进入基层部队。这与普通陆军部队有着很大的不同。

  走进二楼,浮雕上一对圆睁的怒目,交织着愤怒、焦急和坚毅,仿佛要破壁而出——那正是黄继光怒目圆睁堵枪眼。穿越58年时空,在上甘岭西南山地,敌人的暗堡疯狂的吐着火舌,看着战友们一个个倒下去,趴在敌堡前的黄继光身负重伤,毅然用身躯堵住了敌人的机枪。

  跳伞对于空降兵来说,我个人认为至少解决了3个问题——

  跳伞装备逐步升级

  第一是解决了”生死关”的问题,这对克服后面的困难大有益处。

  伞,是空降兵区别于其他兵种的“名片”。军史馆中,初始的伞具显得非常笨重,重达50公斤,像一个铁质的背包,当年的伞兵们就是背着这样的设备展翅高翔的,解说员告诉我们“这个伞上还沾有一名战士的鲜血”。

  第二是解决了”体能关”的问题。伞兵艰苦的训练锤炼出良好的身体素质。

  再看现代伞具装备,则显得轻盈许多。它采用主伞与备份伞一体化背式结构,具有超强的稳定性和滑翔能力,使空降兵具备了“在空中操枪弄炮的能力”。

  第三就是”团结友爱关”。由于跳伞的特殊性和风险性,伞兵之间必须建立起”生死相托”的友谊。

  解说员又指着旁侧的伞塔模型说,初创时期的空降兵,在飞机有限的情况下,就在88米高的伞塔上训练。如今伞塔已成历史,但它仍然矗立在空降兵某部的营房,成为官兵们心中永远的丰碑。

  空降兵战法必须先进,否则就会有来无回!

  现代科技再现“上甘岭”

  新华军事:您眼中未来空降兵发展趋势是什么?

  军史馆还采用了幻影成像、微缩景观、电脑触摸屏等现代科技手段,生动展示了烽火年代的辉煌战绩,以及抗洪抢险、抗震救灾、参加国家重点工程建设、保卫和建设祖国的奋斗足迹。

  景涛:2005年以后,我军空降兵部队发展十分迅猛。从世界空降兵发展来看,只有美国、中国、俄罗斯的空降兵部队具备了重装空投的能力。

  其中180度半景画,逼真模拟了上甘岭战役,战士们在硝烟烽火中隐现。高达9.5米的半景画,可见崇山峻岭间,战士们用钢铁意志守卫阵地,惨烈与悲壮跃入眼帘。而半景画前的沙盘里,微缩的人物与故事凝固了战斗的瞬间,灰黑的焦土、战壕里的刺刀、扫向敌人的机枪,配合上甘岭的电影,把我们带进那个英雄的年代。(特派记者张泉
高东起 贺俊 特约记者赵启洪 统筹:欧亚)

  在空降战车装备部队之前,我们部队还有空降突击车。虽然这种突击车机动性较好,但基本上没有任何装甲防护性能。从前在训练基地,我看到空降突击车和陆军装甲车、坦克的演习,也深感空降兵部队要有一支装甲突击力量。

  黄继光亲人深情讲述“继光情”

  关于空降兵的定位问题,我曾经和一些老军长、老领导探讨过。空降兵不仅仅是伞兵,而是集伞降和空降为一体的部队。

  15日,黄继光的弟弟黄继恕,将央视授予黄继光的“感动中国”证书交给空降兵某部领导,存放于空降兵军史馆,而将复印件挂在家中。77岁的黄继恕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回忆起哥哥的一幕幕不禁伤感万千,他的儿子黄拥军则安慰:三爸他没走,他的精神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伞降给部队的收拢带来了一些问题。我们也想了很多解决的办法,比如使用5架运输机、进行营级规模的伞降。如果1个连的部队都集中到一架飞机上,那空投距离就有好几百米,到地面上散得就很开,形成战斗小组就很困难了。实际上我们把部队分散在不同运输机内,例如第一架飞机有5个排,但来自于5个不同的连队。这样,空投之后,部队就相对集中了。

  少年黄继光坚强隐忍

  所以空降兵部队的组织协同非常复杂,也有很多技巧。同时,空降兵部队的战法也必须先进,否则面对敌方的围攻,只能是”有来无回”。(郑文浩
陈翊)

  提起小时候和哥哥一起到河里捞虾,黄继恕有些辛酸,那时家里很穷,吃饭都成问题。看着操劳的母亲,黄继光会带着他去捞虾、挖野菜、摘野果,像大人一样安慰大家坚强活着。

  相关专题:空军建军60周年

  为了生活,黄继光带着他给地主放牧换粮食。一次,地主家的恶狗扑向他们,黄继光用簸箕将狗挥到一条河中,顺手搬起石头把狗砸死。地主带人抓住黄继光,将血淋淋的狗尸绑在他身上,要他游乡,否则就要给狗赔棺材,还要披麻戴孝。黄继光转过头怒瞪地主的眼神,黄继恕始终难忘,他说:哥哥那倔强的性格,也许是他在上甘岭战场上挺胸堵枪眼的前兆。

  侄儿当兵不搞特殊

  黄继光牺牲后,被评为特级战斗英雄。黄继恕却对孩子要求更严了。他语重心长地对黄拥军说:你三爸是英雄,不要生活在三爸的光环下,要好好学习,不要给你三爸抹黑。

  黄拥军告诉记者,他在18岁报名参军时,部队领导得知他是黄继光的侄儿,让他自己选择去北京还是新疆,向往天安门的他去了北京武警总队。“我是在各项体检指标都合格的情况下去的,并没搞特殊。在部队,我靠自己实实在在的打拼成为优秀士兵,光荣入党,有危险也总是冲在最前面,我对得起三爸。”(特派记者
张泉 高东起 贺俊 特约记者赵启洪)

  矗立在人民心中的丰碑

  湖北日报评论员

  60年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序列中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兵种——空降兵。

  60年来,空降兵始终在党的三代领导核心和胡主席的亲切关怀下成长壮大;始终在加强思想政治建设中保持坚定的正确方向;始终在军委、总部和空军党委的坚强领导下发展进步;始终在国家和人民需要的紧要关头经受考验;始终在大抓军事训练中提升战斗力水平;始终坚持从严治军加强正规化建设;始终与驻地政府和人民群众心连心、共命运。

  历史一页页翻过,多少往事已流逝在记忆的长河。

  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空降兵建设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的一万七千多名英烈,他们的英雄壮举永远彪炳空降兵的光辉史册!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为空降兵建设发展埋头工作、辛勤付出的一代又一代官兵,他们用心血和汗水,谱写了空降兵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辉煌篇章!

  日月轮转,时过境迁。至今我们仍忘不了1998年长江的滔滔洪水,忘不了橘红色救生衣下的民族脊梁,忘不了绿色队伍中的黄继光生前所在连、上甘岭特功八连、抗洪抢险英雄营等一大批抗洪勇士,忘不了四川抗震救灾一线,十五勇士5000米高空伞降灾区。日月如梭,斗转星移。当时间穿越战争年代的硝烟定格在21世纪之时,作为祖国和人民的守卫者,空降兵部队面临着新的使命。“和平使命—2005”、“空降机动—2009”、“空降—2010A”。水上、森林、高原、海岛、丘陵、戈壁。神州大地到处都留下空降兵部队的光辉足迹。

  一个激情澎湃的时代,必然是英雄辈出的时代;一支勇往直前的军队,必然是英雄云集的军队。今天,再一次聆听空降兵部队前进的铿锵足音,我们会发现他们坚定的信仰,非凡的勇气,以及敢于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敌人的大无畏气概,早已铸成一座丰碑,矗立在人民群众心中。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网站首页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